历史
飞卢中文网 > 恐怖小说 > 味结膳缘伊士尧 > 皕廿一章 祸不单行

皕廿一章 祸不单行(1 / 1)

何汀得知消息,从桂禾汀楼往行宫赶,顺利进入后殿的时候,已至深夜。

宵禁时分若无行宫侍卫一路领着,未必能有这么畅通无阻,虽然从桂禾汀楼赶回何家,又马不停蹄地出发耗去不少时间,一路又坎坷,但总归比不上家中这时的混乱。

家中暂由母亲应付,何一帮着忙里忙外,从家中出来时,父亲的摔伤已无大碍,只是文熙瑶心伤过重,仍未苏醒。

深夜踏入行宫,虽与十年前不在同一处,但依然从前殿外的广场陈设里,看到与当初自己参加秀女初选相似的情形。

没有太多功夫在陈设中找当年的影子,她被人领着一路走到秀女入住的后殿,正殿中本应住着的秀女已被全部安排去了别处。

手持灯笼的太监把何汀引入正殿西北角,很快就退了出去,将未来得及将去往何家的行宫侍卫撤回一事回禀娘娘的瑛儿,此时坐在何禾一旁。

瑛儿在此处已经静坐了近一个半时辰,虽未因办事不力,被郑皇贵妃责难,而比这更让她匪夷所思的是那时走入后殿中见到的情形。

她着急忙慌地返回后殿,院内所有人都在窃窃私语,看见她进来后,又口中念着“瑛儿主事”,目送她走入后殿正殿。

在正殿西北角,“复活”的秀女何禾坐着,皇三子殿下站在她一旁,郑皇贵妃背对着入口,三人焦急的表情都指向一处——正倒在地下被紧急召回的御医救治的何贵。

先是何家的何禾,这时又是被郑皇贵妃钦点的随行御厨何贵,兄妹二人一前一后闹出这事,就连平日见过遇过的瑛儿,此刻也不知从何开始问起。

但无论如何,该回禀的事还要回禀,“娘娘,奴婢听闻后殿的事,此时回来了。”

从背影看去的郑皇贵妃已是焦急不已,朝瑛儿转过脸之后,慌张溢于言表,但又假装很快恢复镇定,“啊你来了,事儿都完了吗?”想了想又不对,“头先安排的事,都叫停没有?”

“叫——停了,”瑛儿犹豫,“独有一事未能成,派去何家的行宫侍卫骑的是快马,彼时去拦亦无法追上……”

“罢了,你瞅地上,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能来人也好,只怕传过去的是丧讯,不因此出其它岔子才好。”郑皇贵妃下巴点了点地上的何贵。

“眼下这何贵又是?”瑛儿这时才得闲看一眼坐在床上,气色不好但显然“活着”的何禾。

“原本无事,替我回娘娘的话,不知怎的一呼一吸之间就倒下了。”何禾回避着瑛儿讶异又带着些质疑的目光,看向地上的何贵说到。

“之前他可有过此状?”瑛儿直觉灵敏。

何禾很自然地想到之前有一日从自己和母亲屋里给伊士尧送去美人榻的场景,想到什么,在床铺上翻找未撕开的纸包。

一边找一边自言自语,“上回也是如此,就是用定神界茶医好的。”

“定神界茶?”瑛儿没听清她说的是什么,反倒是郑皇贵妃完整地复述了出来。

何禾想到何贵倒在地上之前说过的话,自觉失言,一时语塞。

“原此物叫定神,怪道一用此药,你方苏醒过来。”金靓姗伸出手,示意要何禾呈上一包。

“回娘娘,小女家中母亲一直害头疼病,用尽世间药物,皆不得缓解,独用此一味药才得以痊愈,故提前备了些于小女。”何禾真话假言掺着说。

“是你家中娘亲用的药?可你方才又言之前给何贵用过?”

何禾一愣,“正如此,前一回兄长从外返家,突发癔症,神志不清,昏迷难醒,亦是用此药配上界茶,方才恢复一二。”

“从何处返家?”金靓姗心说,一个现代人初来乍到明朝,能去哪儿转悠,还能得病。

何禾表情复杂,看了看身边的人,“梁……梁府。”

金靓姗一时也想不出,梁府和何贵昏倒在地之间的联系,一时梁秀殳又不在跟前,无从求证。

“娘娘,”何禾胆怯地唤了一声,思考片刻,“吾兄方才求的界茶,不知可否赐予些许,以解当下燃眉之急?”说罢又用求助的眼神,转向皇三子。

“方才既言此药就可,为何要用界茶?”瑛儿听了半天也不知娘娘和此女在说什么,但脑中又似对类似的事情有些影响,便不等郑皇贵妃发问,擅自先问了出来。

“既瑛儿主事如此问,小女亦不免直言。据家人言,当年母亲病发之时,忽遇高僧馈赠此药,亦叮嘱过久用成瘾,需用界茶才能得解瘾症,故之后我等再用,只得佐界茶,今日我直接用,实属无奈,因而吾兄方才言语冲撞娘娘,也只为求界茶。有界茶,方敢为他用此药,如今之状或可得解。”何禾朝向瑛儿,说得万分诚恳。

“瑛儿,要人取来。”金靓姗听到“忽遇高僧”,心中暗想未必会这么巧,但眼下又发生了这许多事,命数和缘分这些事,实在难以用理性分析去衡量。

瑛儿心中疑惑,口中答是,把放在大殿中的界茶的具体位置说于在场的宫女,由她去取。

“而后呢?”何汀继续追问如今只身一人守在何禾身边,轻声复述前不久才发生的事的瑛儿。

“界茶取来,取那定神给何贵服下,不出半刻,人就醒了,你们何家用的这药到底是何方得来的神药?”瑛儿瞟了一眼熟睡的何禾。

何汀没有回应,只问何贵此时去往何处了,瑛儿回之后稍事休息就被抬往后院住处去了。

“而你因何还在此处?”

“娘娘不放心你们家这二小姐,又信不过他人,只留我在身边候着。自然,方才你来时,侧殿想必亦亮着灯火,宫女、太监轮流守夜,角房还有一名御医。”瑛儿语气里满是明明是个主事,如今却在这里守着一名秀女的不满。

“皇贵妃娘娘何时添了这份苦心……”何汀想到十年前选秀女和一年前离宫的场景,怨愤的眼神也是溢于言表。

“你……”瑛儿才要说话,何禾突然梦中叫着“娘”就坐了起来,从噩梦中惊醒。

迷蒙睁开眼,“汀、汀大姐?”

刚喊出两声,就从床上走下,搂着何汀哭个不止,“我可是死过一回了……”

“年纪不大,话说得一点儿忌讳都没有。”何汀也搂着何禾,拍拍她的肩膀,想到一早将她送出何家的场景,这时才过去一日,竟恍如隔世,“怎么就弄成这样啊。”

“进中选之后,忽然就头痛欲裂,再之后就记不清了。”何禾回想在午后莫名失去的几个时辰里,自己体验濒死的过程,肩膀不自主抖了抖。

“你要听劝,此时也不会在此选什么秀女了……何况郑皇……哎!”何汀再次想起十年前的事。

瑛儿听两人一来一回,说了一声,却没想泼了何禾的冷水,“你啊,进不进这中选,还未可知呢。”

说罢就把何贵苏醒之后,何禾体力不支又睡了过去发生的事告诉她俩。

梁秀殳和十几位监场在后院详细说了眼下发生的事,十几位监场白天遭了郑皇贵妃断的财路,其中又有几个,一直在夺嫡之事上摇摆不定,甚至更偏向皇长子。

如今秀女初选才到第二日,就出了这么大的事,几人正要从里头做点文章。

而梁秀殳这时也有些动摇,毕竟这一天下来,吃力不讨好不说,还一直在担惊受怕,但郑皇贵妃确又有恩于他,但几人所说的“文章”似缺了他又不行,正是骑虎难下的时候,后殿跑来一传话的,说秀女没事,但何贵御厨倒下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嗷呜!万兽开道,奶甜兽主四岁半 替婚娇妻甜又飒 美人羸弱不可欺 港综大赢家 拒绝首富求婚后我制霸娱乐圈 御兽巡使林溯 快穿之女神的自救攻略 谁说七王妃不得宠 邪王嗜宠:鬼医狂妃 谁说爱情来得迟